这几天不知道什么状况,晚上超精神。其实不止晚上精神,白天除了补会儿觉之外还是很精神。
所以就导致目前依然没真睡(REM)着。

这么连续的睡眠时间短很不好啊,真困了又没时间补啊。大学的日子多么惬意……随睡随醒的。

按照这个状况估计明天下午要困。记得这种状况在大学经历了好多次。各种前一天半夜不睡,上午一切照常下午困到走路都要闭眼。

 

还是说下研究中的哲学思考。
下午被教授问,有没有读给你推荐的paper啊什么的,然后解释他比较忙所以我应该在这段时间学好基础知识。当然是email的形式。然后我就回了一大堆。
大多是些陈述性的汇报,没什么主题。最后又3句话是为了表现实际上是看了不少的相关东西所以产生一些疑问。
前2个问题是学科性的,而第三个问题则是直接从目前实验室做出来的实验结果出发的。
其实前2个是我想问的问题,第3个只是想表示前两个问题不是乱想。

估计了下回信的内容,也就是我希望获得回答的点,然后去做别的事情了。之后收到回信。
非常可笑的是,回信只引用了第3个问题。说这个问题之后会进行讨论,在讨论之前再次仔细分清其中关系吧。

我前2个问题呢?
所以会有很多种“认为”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
仔细想前2个问题,是有些哲学意味的。

我们都知道蛋白-蛋白相互作用很重要,所以要研究它,但是蛋白-蛋白相互作用的重要性在哪里?我们如何应用成果?
有种很简单的回答方式:即使现在不能应用,以后会有用。
这种回答很软。蛋白-蛋白的反应成千上万,找出来一对或者几对就和找biomarker没什么区别,如此研究方式实际上已经慢慢被认为是无意义的。

再进一步,神经科学是研究神经活动,所以研究蛋白-蛋白相互作用实际上是想研究其相互作用之后在生理上产生怎样的变化。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把蛋白-蛋白相互作用与生理反应想联系?

2个问题大概就是在问这种很基础的、理论的。结果被回避了。
我一直认为人完全不需要一直集中精神于他正在做的事情。很简单的道理,观棋者不语,当局者迷。做好一件事情的最好方法不是多么集中注意力于其中,而是想尽方法让自己跳出来看。

只有跳出来看的时候才会发现原来自己在做多么2的一件事。如果沉浸在认真做的过程中对此“2”是浑然不知的。

我提问这些问题的时候几次用一个词来表达“significance”,但是被忽略。

我觉得现在世界的科学界走进一个比较奇怪的圈子。那些成功的没走进圈子的人,全跑去创业了。
无论是研究、发明。它有特定的过程。比如说,爱迪生发明电灯,测试了上千次,终于成功了。比如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提出之后过了6年才被天文观察验证。比如孟德尔的豌豆杂交,他是觉得这个现象很奇怪,所以跑去种地。比如袁隆平,他知道杂交能够改善基因,所以也去种地。比如乔布斯,做一个项目是想出来了结果,再去做。
所以这个过程是一种固定的:理论->实验->修改理论->成果

那么我们拿“偶然”创新的例子来说。青霉素,发现某培养皿出现奇特现象,研究。
这里实际上是发现了问题,所以去研究问题。即使是偶然发生的事件,但是他抓住了事件。而更多的偶然事件被忽略了或者是经过研究并没有发现特点。

所以做研究显然不能依靠“偶然”。
获得必然成果的方法就只能是理论->实验->修改理论->成果的这种模式。

如果都不能估计做这些实验能得到什么大概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去做这种实验?
理论能够建立研究的目的,没有目的的研究是无意义的。所以论文也看不出什么意义,依然可以发到高分的杂志。但依旧是没有意义的。一个现实结果,但是个哲学问题。
所以说,温故知新。这个在学术界用review来表示。
其实大多review都是很好的,能启发人。
可是research article更多的是坑爹玩意,费了许多劲终于差不多读懂了,就是经过一系列实验,最后估计两种蛋白似乎是相互作用的,所以它们有联系。这一点我已经吐槽了无数遍。

泥马。我也会说,人养狗,人和狗住一起,所以人和狗有密切联系。至少我还会说,人和狗在一起能缓解孤独,陶冶情趣,学会照顾。
那么求解释两个分子在一起发生了些什么?

且称这一类的研究方法为“实验研究者”。

 

更坑的是作假。这种事情我表示完全理解,谁都得为了生存想办法。但是从研究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就很严重。

有篇文章列了一个表,表示不同领域对研究成果的积极性的要去程度,即对“阳性结果”的要求。
航天科学最低,70%。接下来是地球科学,环境科学,动植物学,计算机,物理学…… 最高的依次是心理学、材料学、药理毒理学、临床药理、生理生化。
原文看这里http://www.nature.com/polopoly_fs/1.10634!/menu/main/topColumns/topLeftColumn/pdf/485298a.pdf
或者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636301&uk=2349083647

要阳性结果越多,就可以认为人为因素较多。其实能看出来,越是处于求知过程的学科,对“阳性结果”的要求就相对较低。越是能“创造利益”的学科,对“阳性结果”的要求就越高。

所以这种研究,许许多多都被发现无法重复。

 

那么,从实验角度入手的研究方法只能产生偶然创新。
而从理论角度入手的研究方法尽管可以产生必然创新,但是在被假的研究充满的环境里,即使你的研究是可重复的,也会被首先抱以怀疑态度,因为你做出来结果的环境,不一定是每个人都有的环境,也许他们只有机会通过阅读和思考来判断。

陷入如此的境地不是很可怕的事情吗?

 

通过这封电子邮件,暂时的确定了一些事情。实验室的研究方式肯定是从实验角度入手的。这一点我个人不认同,而目前教授也没有能够给出合理的解释。不过环境如此只能想办法达到一个和谐状态。

我做事情一直都是这样的原则。未明意义的事情一概不做或者不努力做。
又拿一些老师的教导来举例。命题“努力学习然后考上名牌大学”。这是个目的,但这又不是目的。因为“学习”的目的和“考上名牌大学”这个行为是没有逻辑关系的。这个命题本身就是驴唇不对马嘴的。所以“考上名牌大学”是被偷换概念于原本“学习的目的”之上的。

我记得高中化学课时候我在读一本网上盛传的小册子“原子弹制造方法”。然后化学老师拿起来看了看很讽刺的说了半天。这种事情落到当时已经想通很多事情的我身上是无关紧要的,我甚至直接无视,该干嘛干嘛,不过这件事情还是给了我很深的印象。
但是如果落到一个老实的学生身上,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就被抹杀了一种业余爱好。尽管说“原子弹制造”这种事情有点莫名其妙,不过随便换一本书呢。也许是个作家,也许是个漫画家,也许是个哲学家,就被老师这么几句讽刺扼杀掉,多么可惜。

传道授业解惑。“道”要传,所以要教、监督学生在意识形态上的东西。而授业,术业有专攻。要教他自己的知识,至于学生到底学的什么东西,是不应该监督和管制的。至于解惑一点,我认为这是儒家思想作祟。用谦虚的说法和现代的词是“互相探讨”。“惑”是解不开的,只有探讨才有可能能解。

在这一点上我就很欣赏初中的语文老师和高中的物理老师。
很多人都认为她们上课胡扯一顿然后下课了。其实她们深深的理解老师要做的事情。
她们实际上在传授她们理解社会的“道”,教会我们认识和理解世界的方法。至于那点知识,自己学学也是能会的。

在大学里无幸遇到这样的老师。后来连课都不曾上。

 

realize the significance而不是know the importance。体会而不是了解。
否则潜意识完全不会去做。

“专注”是为了调整“潜意识”去做事,而一旦“潜意识”动起来,就“跳出来”去检视做的事,根据状况调整。

我似乎从来没有把“考上大学”、“大学毕业”、“考上研究生”或者“研究生毕业”当作个事儿。
不过这次觉得“博士毕业”还真是个事儿,所以还蛮有意思的。

研究者的责任感。
有一道题目,大概是这样的:下列哪项最符合研究者的责任?
A.用科研为自己牟利
B.把最先进的技术用于研究
C.做人们需求的研究
D.不违反各种规则进行研究
其答案是C.做人们需求的研究。
我们把IF(影响因子)看的很重,为什么呢?
IF的计算方法就是根据论文杂志所收录论文被引用的次数评价杂志水平。IF越高证明该杂志的文章被人需要的更多。
实际上这是个传媒业的评分方法。越高得分说明文章吸引人。
所以“被需求”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用再先进再全面的技术,做的研究不被需要,也是偏离责任的。
这里的“需要”倒也并非是时下的需要,也许现在没有,不定哪天被拎出来成了开创性的东西,就像孟德尔的豌豆实验。
另有一题:下列哪种研究者最符合需要?
A.不违反各种规定进行研究
B.能把先进技术用于研究
C.做非常有创新性的研究
D.把研究结果应用并获得实际价值
这里答案是D。
此处是这样的:前3点实际上是研究者都需要做到的,而真正社会需要的研究者是能够把创新放到实际使用之中的。
其实比尔盖茨或者乔布斯都属于研究者。尽管他们可能没有在科研界如何有地位,但是他们致力于把科研结果用于实际,结果获得了巨大成功,他们成了商人。
这两到题不是“真理”题,它们是“公理”题。
大众是这样认为的,社会目前是这样认为的,所以答案如此。这都是一步一步进化得出的。从不违反规定的做研究,到用新成果进行研究,再到创新研究,如今到了研究成果的再应用。
尽管不知道以后还会有什么新要求。
但目前是有准则可依的,而且时刻应思考“应用”二字。
这也正是为何药理学研究总是很容易有高分文章,药物的研究成果非常便于直接应用。其他学科的研究成果则需要经过一定的转化。
所以“责任感”一词不是小学时候学的“立志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这样的口号,它是一种感受,只有感受到了,才有可能有那样的想法,否则只是在空喊口号。视频流行,经常见到各种小队长大队长主持什么节目,大言不惭“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这实在是中国式教育后果的噩梦。
我不认为在没有感受到的时候学会这样的口号有任何好处,反而会对该感受的敏感降低,因为先从“行为学”上“暗示”自己是“在做有用的人”了,变得不“谦虚”,所以感受到的东西就减少。
只能无限接近“有用的人”,但永远不是“有用的人”。按量子力学的说法应该可以这么说:可以从“10%有用90%无用”态变成“90%有用10%无用”态,但始终是“有用”和“无用”的叠加态。

跟着教授上本科的课程。
在日本,医学本科生就可以听到专业程度很深的课程,还是必修,讲的内容都是专业领域近几年的研究进展。这一点在中国只以稀少的讲座形式存在,所以说差距还是很大的。
似乎也没有很多“供XXX使用”的统编教材,都是引讲义,或者推荐某著作。
不知道统编教材的优势在哪里。感觉中国的教育模式的确不容易产生什么创新性。

即使不想上课也得出席做做样子,形式一下,这个在很深层次上和中国是一致的。

 

然后无聊么,看到教授用激光笔。

突然想到,大部分实验都是在自然光的状态下做的。不知道如果改光源为激光,是不是许许多多的实验结果会不一样呢?当然,这样的条件有点太苛刻了。想一下罢了。

但为什么有这个想法呢?
自然光和激光有什么不同呢?
到底有什么不同不是想讨论的内容。而是为什么会觉得激光照射和自然光照射会使实验结果改变呢?

这是一个物理学问题。下课正想应该查些什么东西。结果偶然看到“薛定谔的猫”一词。
一查,刚好是和之前想查的东西比较相关。

我们现在做医学基础研究是大多使用“分子生物学”方法。
此时则需提到一书《生命是什么》。
之前热点在于研究遗传物质,即DNA、RNA。后来发现遗传物质测出来序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在里面,看不出所以然。热点转移到蛋白研究上。
研究蛋白,孤立的研究蛋白本身和蛋白与基因的关系,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那么就转移到了研究蛋白质功能、相互作用之上。

研究到这一层,我一直认为此时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境地。不知道应该对此抱以怎样的态度。
蛋白结构就异常复杂了,有些区域可以自我结合,有些部分则是与其他蛋白结合。
且不说研究谁与谁结合的问题。我想知道的是,即使知道某两种蛋白结合与不结合,又如何得知其生理机制是什么?

实验:加入物质A,离子通道开放。阻断剂B阻断A受体蛋白,再加入物质A,离子通道不开放。加入物质C,离子通道开放。加入物质D,离子通道不开放。
3次实验,A物质是体内本来就存在的信号物质。B物质是能与A受体结合但不能产生相应功能的物质。C物质则是能与A受体结合且产生类似功能的物质。D物质则是不能与受体A结合的。

实验:受体A染色,物质A染色。显微镜观察发现物质A和受体A结合在一起。同理,BC物质也是与受体A在结合在一起的。D则是游离的。

似乎实验能做到的水平就是这样。所以现在的论文诸多的“protein A interact with protein B can active XXXX”。
这也就是说的各种“途径”的来源。

比如氧化过程,可以有①有氧氧化②无氧氧化,两种途径。
其中某一种途径受阻,可以走另一途径。也可以两者同时进行。
而有些途径则需要①和②都保证正常,才能进行。
那么疑问是:我们只看到和控制了①和②,那么如果存在我们未看到和控制的③、④、⑤……,这个“途径”是那么好解释的吗?

而这个疑问建立在的基础上是前面所说,“知道两种蛋白”且“知道其生理机制”的前提下。

那么目前的研究大多是这个样子:蛋白的大概分类是知道的,结构的、支架的、功能的、信号的等等。蛋白是否结合是通过染色和显微镜观察的,而这显微镜只是光学显微镜的分辨率而已。

所以经常看一篇论文,写A、B结合,应该是在XXX功能有作用。

给我的感觉真的就像什么也没说一样。我认为是又到了一个其他学科观察水平受限的层次,所以这种研究也莫名其妙的。

基础医学,基本上就是生物学。要建立在物理、化学、数学等等学科的基础之上。

 

“通过应用提高分子生物学研究技术”有点空中楼阁的感觉。
目前方法学的提高困难是缺乏理论基础导致的。

比如用化学的角度来思考,蛋白结合与不结合应该是可以通过分子式和空间结构推断的。
所以蛋白的“功能”“结合”等等,应该从理论层面有所进展。

研究发现,有些基因一个位点的突变就导致巨大变化,而有些基因则随便突变不产生问题。
其后果是落在蛋白身上的。所以可以想,蛋白一个氨基酸产生变化导致变化与蛋白多个氨基酸产生变化无影响。这里面有什么理论联系,这一点是需要研究的东西。

而研究蛋白结合机制,实际上是个物理问题。是分子、原子间力作用结果。

微观的物理学,恰好是量子力学。

到了这一步,我觉得还是应该选择做动物实验去。又一次论证我认为动物实验要优于分子生物学实验的观点……

 

量子力学有个争论点,就是“不确定性”。
查了之后呢,有些个人见解。

实际上物理学和哲学是非常接近的东西,因为世界观是建立在物理学基础上的。比如牛顿力学很容易理解,因为它描述的东西我们可以直接观察得到。
为什么说相对论就深奥一些,那不是直接观察就可以理解的东西。
而量子力学则高山仰止。

“能够穿越时光”就是个世界观。“方法论”一部分则是物理学。而对于“不确定性”的争论,从哲学角度看,应该是一个“形而上”与“形而下”的争论。
同“不确定性”一起存在的,还有“测不准”。
不知道是谁拿“测不准”去支持“不确定性”的观点,我认为这是不正确的。“测不准”描述的是“我们无法准确测知物质属性”。“不确定性”指的是物质属性是概率性的而非固定的。
“不确定性”的对立观点则是爱因斯坦等人提出的“EPR悖论”。爱因斯坦不认为“量子力学”是一个完备的理论,因为它运用“概率”的方法去描述物质。出现“概率”的原因是理论不够完备所以不足以解释现象。

“测不准”说的正是因为无法准确测量所以不确定。“无法准确测量”是我们的认知能力问题,而不是客观存在的现象。
在此,我认为爱因斯坦的思考角度是正确的,而不像目前公认的“量子力学”的“正确”。
其实“量子力学”它“实用”但“不准确”。这一点应该会是被爱因斯坦接受的。

尽管这种概率性的描述不是应有的,但它是有价值的。可惜的是,量子力学的理论几乎无法用来解释生物学问题,生物学要确定的结果而不是不确定的结果,否则本已充满不确定的事物加入了更多的不确定。

这体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形而上”和“形而下”。爱因斯坦的观点是“形而上”的,所以不普遍适用的理论他并不接受。而大多数人是“形而下”的,能用就行。

这显示出了一个悲剧:缺乏“哲学”思考。
所以爱因斯坦的头衔“哲学家”“思想家”“科学家”。与其他许多科学家不同的是,他科学家的头衔被放在最后。

现代社会缺乏“哲学”思考,是一个普遍的现实。所以在这种飞速发展的时代,创新性的“理论”很少,而创新性的“应用”却很多。长久之后变得缺乏创新性是必然的。

那么应该读的两本书《生命是什么》《我的世界观》。

看到新闻说wordpress十周年。

想了想,原来我写博客有八年了。从最早的MSN Space(05~06),到网易(07~08),到自己买空间建wordpress(08~今)。
自从写博客,日记写的就少一些。在这段时间里,07年和12年几乎没写日记,博客内容也不多,想了想,这两年是比较闲的时候,长期的闲思考就少些,感慨也少些。也许因为闲,玩的比较多所以不蛋疼吧。

Google Reader既然要关闭,尝试用各种其他平台,感觉程序设计上或功能上都和谷歌的差一截。用的过程中只要感觉到有点“假死”的软件,只要有其他选择,我是坚决不会用的。那么现在看起来feedly(http://www.feedly.com)应该是最舒服的,而且和google Reader兼容性也好。只是目前搞不懂它到底是在用API读取GR的数据还是自己的储存服务器。要是GR一关闭它也瘫了起不恶心了。
虽然该软件说的是支持转移。但我在使用中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所以有此疑问。那么这个奇怪的事情是什么呢?
——已经关闭的博客博文也一起导入了feedly,从feedly加入的新博客会同时更新到GR里。
这让我认为feedly使用的实际上是GR的接口读取和修改数据……
不知道这里程序的逻辑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无论工作、学习、上网、玩游戏,都有需要记东西的时候。
所以就一直都是txt的方式记录,有时候以日期命名,有时候以某个主题命名,有时候则直接“新建文本文档.txt”

长期积累下来管理起来其实挺麻烦的。而且电脑上写了,在手机上用不会很方便。

evernote这种垃圾东西纯属圈钱的。软件编写的都不知道什么东西,运行效率低的一塌糊涂。只是营销做的真好,吸引了许多人用。不过感觉大多用户也不会去花钱使用高级账户。

而对笔记需求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内容,却是evernote高级账户才有的功能:离线。泥马能上网用你妹的EVERNOTE。所以说这个东西是个圈钱的软件。

然后只好找其他软件,最后觉得还是有道云笔记这个不错。功能上的确比evernote简单了许多,但是实际上比使用“TXT”还是强了些。它有个功能就是可以储存编辑之前的文本版本,最多可以保存20个版本。有时候翻翻被删掉的记录回顾下,也是蛮有意思的。

chrome有插件可以快速保存整个网页或者仅保存网址。简单的分层管理模式,如果正确规划用起来应该是挺方便的。而且支持诸多平台客户端,转移使用也是比较迅速的。

另一种搭配使用方法是“TXT”+百度云/金山快盘。这个可以自行对比。目前不知道哪种方式更方便,或者有功能上更满意的笔记软件。

 

—————————————————割———————————————————-

那么另一个东西是发现个挺有意思的网页翻译插件。chrome的有道网页翻译。地址:https://chrome.google.com/webstore/detail/%E6%9C%89%E9%81%93%E6%99%BA%E8%83%BD%E7%BF%BB%E8%AF%91/fcihnniakiicgonogcieldhhjbgpnjpj

youdao

 

这个可以选择不同英语水平的翻译级别。因为毕竟全文翻译不是很好的选择,会翻译的乱七八糟。此插件可以选择性的注释单词,会方便一些。

现在特期待一种人工智能,语音即时翻译。比如开国际会议的同声翻译,用软件来替代。微软在研究。google也在研究。看谁弄出来吧。

—————————————————割———————————————————-

刚才提到百度云/金山快盘

网络储存最早这个概念应该是出现于google的gmail。当年突然出现如此大空间的邮箱,不知如何使用时,有人就试着使用附件的方式把文件存于gmail里,估计这是比较早的大容量免费网络储存方式。
很久之后,金山推出快盘,我基本上是第一时间开始使用的。非常方便,手头没带着自己的电脑,只要能上网,就能把同步的所有内容都调出来。但是金山快盘坑了我几次,在需要下载文件的时候某几个特定的文件无法下载。估计是云储存程序设计上的失误导致的,也许就是简单的服务器问题。反正就是有了不靠谱的一种感觉。

正好百度云出现了,果断试用。一用之下直接导致我删掉了金山快盘。
目前呢,腾讯微云,新浪微盘,google drive,迅雷云盘等等一大堆。一下子云储存的服务多了许多。不过我目前觉得百度不错,也就没用其他的。对比起来,百度云15G的空间其他几个都赶不上,服务器也没有遇到出状况的时候。

至于数据安全性这个东西我倒并不很清楚。不过我认为这个事情不必要过多担心,因为这种被数据淹没的时代谁会没事去关注你的资料。如果实在觉得某些资料有隐私性就不要存进去,如果想存就用zip加密或者用word加密再存。更没人闲的蛋疼去花很长时间解密一个可能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的东西。

一个云储存推广的后果其实已经见过很多rayfile、纳米人等等。这种储存文件的事情总会涉及到版权问题。目前百度云使用广泛性还不够,所以显现的不厉害。不知道等它成了领头羊时候会不会被和谐什么的。反正目前百度云是被大量用于涉及版权问题的文件分享。其实中国这种对待版权的态度很难改变,这真的不是一个法律问题,而是一个生产力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是非常正确的,这不是法制建设问题,这是经济建设问题,法律是政治工具,不是政治手段,所以它是用于服务政治的。尽管这么说并不和谐,但事实就是这样。拿简单的事情来说,一个可以促进科技进步的软件,统计软件,售价高达199美金1年。其实这种东西根本不是生活在中国的普通工作者支付得起的。所以,在中国“想卖可以,被patch就忍着点别闹大了吧”。

软件公司发现了这一点,就会采用免费版限制功能,付费版提供额外服务的方式来发布。想要全功能、额外服务就买吧。在世界范围,这种模式是比较恰当的。也能回避许多黑客的针对。

迅雷和酷狗这两种东西,在信大的网络中是被墙掉的,尽管我可以用vpn来访问,但是也能看出个大概态度。

以前是真没钱,所以什么都找免费的,和谐的用。其实现在有些费用觉得支付得起,也不一定非要免费,只要价格和功能在心里的评估能接受,是会花一些钱的。

但是像evernote这种东西,我都不理解那样的价格是怎么制定的。如果想模仿,随便一个有储存服务的公司都可以在1个月内做出比它功能更好的程序,同时提供更大的空间或者流量。

—————————————————割———————————————————-

找一些方便的软件到底有什么好处。用一些iphone软件管理可以看到,这一类软件往往被归类为“效率”。

作为人,有一些东西可以通过练习获得较大提高,比如一项技能的熟练,比如自制力。

有些东西却是比较无奈的,比如高度集中注意力的时间,比如记忆力,比如逻辑思维力。
我不认为逻辑思维能力是可以通过锻炼提升的,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方法获得改善。这个事情就像几何之中的“辅助线”。其实逻辑思维能力好的人是可以不使用辅助线的,而更多的人则在辅助线出现之后看出了端倪。所以我们可以通过“工具”来显得“逻辑思维能力强”。

有种东西叫“思维导图”,之前根本没看过相关的书,而我在整理思路的时候一直是用的这种方法,所以后来看了书也没觉得有多新奇。
这就是一种“工具”,有些人逻辑思维强,同时记忆力也强,他们就不一定用得到“思维导图”,因为能迅速建立不同点之间的联系。而如果陈述性记忆差、或者逻辑思维差,这个东西就非常有意义。

自己的使用经验有这么两种情况:
如果陈述性记忆差,思维导图的做法应该是通过学习来画点,然后通过自己思考进行连接,之后可以把图扔下了。
而如果是逻辑思维差,则应该通过回忆来画点,通过学习来进行连接,之后学习成图。

为什么通过这个图之后思路就清晰了?又为什么陈述性记忆和逻辑思维能力不同使用图的方式不同。
如果陈述性记忆差,会出现一个问题,回忆某种东西时候不知道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东西。比如提一个词“突触”,回忆相关的东西。这种事情对我这种人来说简直是太困难了以至于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东西。所以我开始查突触的相关信息,看一点到就写个词,再看到再写,最后整张纸上乱七八糟一堆。然后开始分类,整理,最后成了树状结构的图。
而如果逻辑思维差会有什么问题?提一个词“突触”,他能立刻写出来,1、2、3、4、5……。也是一片混乱。然后他却绞尽脑汁搞不清这些有关突触的东西之间有什么关联。这个时候,通过回忆或者查阅来建立不同点的关联。结束后,看整张图,再次记忆,用的时候从记忆中搜索图。

在这个过程中,都有个“绞尽脑汁”的过程,这是一个“不舒服”的过程。因为这是在做我们“不擅长”的事情,往往经历这种感受时候会很下意识的采取回避的做法。
而通过把东西画下来,写下来,有秩序和方法的整理之后,就不会再“绞尽脑汁”,而是“注意力集中”,也不会产生“回避”,因为做的都是“明确知道如何做”的事情。

无论是“记事本”“日程表”“待做列表”,还是“思维导图”,都是帮助完成“不擅长”的事情,以便于注意力的集中。

所以这个东西“好用”与“不好用”任何人说了都没用,自己通过实际使用体会它们带来的效果。

—————————————————割———————————————————-

因为的确有人能够“过目不忘”。而我自己却是深刻体会到陈述性记忆不好是有多烦的一类。

这么说人应该是有2种陈述性记忆的方式,但大统一理论不会这么支持,所以记忆机制应该是一种。

生物机制应该是不会允许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记住的,所以脑中应该是有一个检测机制“有用”的记住,“没用”的遗忘。

所以会有“不注意”的事情难以记住这一点。所以大脑认为“不重要”的事情自然就是难以记住的。“过目不忘”的人,这个抑制记忆的机制一定是比较弱,所以他会把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看进去,记住。

“陈述性记忆”应该是记忆无联系事物的部分,比如一段电话号,一个名词。
“动词”其实也是名词,它是对“动作”的命名,所以在没有建立与相关“动作”的联系时,它们也是名词。
至于“助词”,“连词”等等应该是产生语言的过程中用于分割开各个词以便于理解的。“介词”应该是一种表示逻辑关系的表述方式。

有的人“陈述性记忆”的储存量很大,还能长时间储存。所以他可以背很多不相干的电话号。把各种奇怪的词联系到一起。
而有些人则用一些“技巧”:把不相干的词通过想象联系到一起,形成记忆。
“技巧”我也试过,对我来说是完全没用的。一旦通过想象把不相干的词联系到一起,我就记住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可接受的逻辑关系,然后直接就觉得还是赶紧忘了比较靠谱。

所以对我来说,记忆是逻辑关系的。这种东西非常深刻。一旦记住了,根本就不会忘,而且会把新记住的东西和之前记住的东西建立逻辑关系,稍有刺激就会联系到一起。
这也是写日志会越写越跑题的原因。

捕获

 

比如老师教实验时候,总是在做实验前要问,第一步是什么第二步是什么,背不出来先背去。
泥马这不符合正常人类记忆啊。实验步骤用时间线来表示要比直接123强许多。而且重要的不是某一步要做什么,而是前一步做了什么后一步则要如何处理,后一步想做什么,之前要如何准备,为了达成什么目的,应该注意避免什么,注意某一环节。
所以死记硬背出来或者照着书上论文上写的步骤做,自己是不会设计和修改的。
正确的态度应该是参考、观察和实践。

就拿银染这个方法来说。上百种银染protocol里有一步所有方法都大同小异,就是其中有大概1分钟时间的一个连续操作,在我这张图里是水洗30秒,显色液洗30秒。
有的方法是40秒,有的方法却是20秒。
这个时间是要比较短,但是它到底是在做什么事情?查了半天也没查到具体原因。
但是具体做的时候能看到一些现象。我的观察和尝试发现这1分钟对于最后胶的背景很重要。这两次短时间洗都能看到有沉淀析出,如果故意把沉淀留下,后果就是胶显得很脏,或者背景深。
尤其是显色液加入后明显能看到沉淀析出,所以这次洗的显色液甚至应该比下一步较长时间显色过程用的显色液的用量要大一些,如果觉得没把沉淀洗干净应该再洗一次。
但是洗的时间又不能长,长了后果应该是染得太浅,灵敏度降低。

银染这个方法本身逻辑是很容易记的,固定-染色-显色-终止。其中里面某一步固定多久,染多久,洗多久,都是可以根据情况调节的。

复杂的实验就更需要这种时间线一样的方式来表示,用直观的方式把实验整体呈现出来,方便设计和改进。

—————————————————割———————————————————-

刚才在说版权。那么如今有2件事情,是有关版权立法的。
一个是美国制订了SOPA法,主要是为了规定服务提供商要对用户的使用负法律责任。比如迅雷可以下载盗版软件,如果用户使用迅雷下载了盗版软件,那么迅雷公司就要负法律责任。
这种核心利益的事情,就是几个大财团嫌盗版影响到他们赚钱了,就撺掇政府立法用于维护自己的利益。在种事情的发生,充分地暴露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弱点。还好众多美国人是追求自由的,所以这个法被各种批斗,目前依旧处于评审中。对于这件事的评价,奥巴马都会说,妨碍言论等自由的法律是不能定的。

我们来看下中国类似的事情是如何的。
前阵子由于一些事情,互联网下了个文,要求不准在淘宝等平台贩售外国服务器网游。比如当时牵扯较大的就是暗黑破坏神3,可能是觉得这个游戏限制级的的原因(暴力元素),而大陆没有代理也没有服务器,大家都为了玩,去买台服的激活码。
这么个禁令之后,淘宝所有“暗黑破坏神3”一类都下架。但是随之产生“大菠萝三代,你懂的”,图片也换成真菠萝。中国人的创造力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但这就是这么回事。交易依旧产生,只是不那么明着,大家在公众交易平台上用“黑话”来交易,你抓不到就管不着。

这件事就体现了互联网的自由性。淘宝做的是平台,用户在这上面做什么它基本上是不管的,只要不违反基本的法则。那么此时国家下了禁令,说不准卖什么,这就是基本法则,此时淘宝就把所有相关全部下架。但是此时用户选择了“黑话”依旧在平台上进行贸易。这种简单的儿戏其实谁心里都清楚。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淘宝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用户就偷偷卖。

如果执行SOPA,那么淘宝就要监督用户到底卖的是什么,买的是什么,这东西要是违法了,还要负法律责任。

所以说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说到这里,那么看看版权这个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版权分2部分,1部分是用于确定归属性,另一部分用于保护归属者。

确定归属性的这一部分毫无争议,这是每个人都需要的。
而保护归属者这一方面,各国各处各机构却是各有细节的不同。为什么?

我们拿“专利”这个东西来说。一个人发明了一种东西,获得了专利,它可以通过收取专利费获得收入。他人通过利用他的专利获益。
而我们都知道“专利”这个东西都有个年限,到期了就不算是专利了。为什么?

无论文化产物还是科技产物,对社会来说是可以推动社会发展的。保护权益是为了记录这个人在这里的贡献,并且因为他有贡献,所以给他奖赏,可以通过专利的方式获取利益。
所以说这是法律中赏罚有度这一特点中“赏”的一部分。

但是自古以来,就有一种情况,即“不受赏”。其原因比较复杂,但是这种现象是存在的。而且也没有在某部史书上看到某人会拿着“法律规定赏”去领赏的。
所以说有辞无请。“赏”可以由别人提出,比如推荐某某应受赏,结果就赏某某了。

法律上规定的版权、专利,就是为了这种知识产权的区分,形成了有规定模式的赏罚机制。在理论上是允许去“讨赏”的。

此处存在道德和法律的“缝隙”。

 

大家都是平等的。如果某人做了更多的贡献,那么就给予奖赏和保护,这一点是没有错的。
但是获得了奖赏和保护之后这个人做了什么却值得商榷。
是更加致力于做更多贡献,还是开始祸害和浪费共有资源?

拿中国目前这种生产力水平来说。对待版权必须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否则是不利于社会的整体进步的,现在的社会发展是追赶发达国家。

而同理,放大到世界范围,要想进步的快,就需要对版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否则就是不利于社会整体进步的。

所以对待版权的态度是:确保版权归属,通过保护版权人生存和发展利益,同时尽可能地让更多人受益。

“知识”这种东西在于分享。通过知识获取收益是正常的,但是牟取暴利就是有问题的。所以通过版权牟取暴利这种事情在任何地方都是不被支持的,尽管在法律上是行的通的。

 

“版权”这东西更像是把法律用于维护道德的东西。所以“强制”“争议”总会出现在跟这类纠纷有关的案件中。

 

像是法律规定“这件事必须用道德标准检验一番”一样。

 

为什么日本人对版权能引起足够的重视?重视到让人认为他们榆木脑袋。
一个本科毕业的学生可以找到20W日元月薪的工作。一个中国本科毕业的学生,能否找到2W日元的工作都是一个疑问。
相比之下,塞牙缝都不够的专利费和与食物消费相竞争的专利费相比,谁更会去逃避呢?

有钱的是有钱,可是大多数还是没钱。辛苦于维持生存,怎会顾及诸如“版权”一般的法律。这东西要真是严格监管,估计可以处理一百年。

其实这个道理西方领导人也肯定明白。所以才会使劲批评包括中国的一些发展国家不重视。一个国家精力要真都用于搞这种有的没的的事情,如何去发展,如何去跟发达国家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