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人聊到人生,聊到事件的发生。
这种时候往往会产生意见的分歧。

比如说“你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如何”“许许多多的事情纯属运气”一类。

许许多多的作家他们写人生,有2种态度:描述、感慨。
描述是经历了,记下来,淡然。
感慨则是自觉不如意或自觉顺利,回顾,敬畏。其中是有主观成分的。

所以看的时候,会被主观成分感染,世界观被慢慢改变,或者是开始建立。

没有经历事情的时候,人是没有世界观的。这个经历可以是亲身经历,可以是听说,也可以是思维的身临其境。
所以人对人生的态度,无非如此三类。

从我们目前认知的物理学角度讲,分子或者原子时无差别的,它们在不停息的运用。物体体现一个稳定性,是因为大多数分子或者原子的运动表现出一个总的倾向。这个倾向被我们称之为性质。

在人类社会中也是有同样的事情。它们尽管不是被定义为公理,但它们是人类社会存在的基本法则。可以称之为“共识”。
“共识”是说,大多数人对一个事件的态度。

比如“地位”“权力”“金钱”“幸福”“快乐”,或者几者的综合评价“成功”,等等。尽管每个人内心的具体定义是不同的。但是总会出现一个例子,被公认为“向往”“羡慕”“榜样”的。

所以讨论个人“成功”的价值观是没有意义的。讨论人生应讨论普遍的价值观倾向。
有人说,不认为当个国家领导,做个世界首富,成个知名学者有什么好羡慕的。你认为那都是“做给别人看”,那么,你认为做个“隐士”是很好的,这并不偏离公认的价值观。所以在这一点上,没有任何争论可言。

那么定义性的东西说到这里。继续说人生。

在以前,人们的认知是事件的“发生”或者“不发生”。现在,我们可以用“概率”的统计学方法来描述。事件发生的可能性。

探讨人生未来会怎样的焦点在于会有人认为“如果知道了明天会怎样的人生岂不很无趣”。而有人则认为“人生需自己掌控”。

从统计学的角度去说,两者基本上是两极。我们既不会“不知道明天的人生”,也不会“完全掌控自己的人生”。

“成功学”是个科学,它和“励志学”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近年来被励志学模糊了两者的概念。

生活中总会发生我们不知道其原因的事件。以前把它们称之为“运气”。那么现在引入统计学的词“概率”。一切找不到原因的事件都可以把它们归到概率一类。而所谓“不能掌控人生”是因为即使“概率”也是时刻发生“概率”性的变化的,正是不能认知的部分。

而对于“概率”的认知程度也各不相同。
这个拿简单的例子掷骰子来说:①在完美状态下,掷大掷小的概率均为0.5。掷单独数字概率为1/6。②比大小的情况下,1:1的赔率概率后果是不赔不赚。而猜数字1:4的赔率概率后果是必赔。③第一次掷出1之后后面一次掷出1的概率降低,因为尽管第二次1出现的概率依然为1/6,但从宏观角度思考两次连续掷出1的概率却是1/36。
此处有四种认知程度。第一种,连①都不知道的人。第二种,知道①而未想明白②的人。第三种,①②都知道的人。第四种,①②③都知道的人。

在必选择一种赌法的状况下,第四种人“赔”事件发生的概率“最低”,或者说“赔”的最少。而不确定性在于也许一个①都不知道的人却在实际中“赚了”。

“天上掉馅饼”就是在描述“第一种赚了”的情况。它是可能发生的。

此时就有了“正确”的人生观和“错误”的人生观之区别。

我们的“努力”实际上就是经过了这么一个“概率”计算,认为这样做或那样做会使人生更倾向于“认为好”的那一方面。

最终的结果如何却是不知道,因为无论如何精密的计算,“概率”的事情,是无法确定的。

所以“成功”是“天分”“努力”“机遇”的集合体,排名不分先后,缺一不可。

至此,我想已经可以完全驳倒一些教育者认为的“努力”与“成功”关联的理论。这不是在促成,这是在毁灭。
人变得不淡定只有一个原因:付出了努力却未得到认为应该得到的回报。

人变的不淡定的后果各种各样,不过概括的说,不是自我毁灭,就是毁灭世界。

成功学应该是教人们怎样科学地观察,探索和规划人生。最后这种方式使社会产生一种总的、向上的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