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不知道什么状况,晚上超精神。其实不止晚上精神,白天除了补会儿觉之外还是很精神。
所以就导致目前依然没真睡(REM)着。

这么连续的睡眠时间短很不好啊,真困了又没时间补啊。大学的日子多么惬意……随睡随醒的。

按照这个状况估计明天下午要困。记得这种状况在大学经历了好多次。各种前一天半夜不睡,上午一切照常下午困到走路都要闭眼。

 

还是说下研究中的哲学思考。
下午被教授问,有没有读给你推荐的paper啊什么的,然后解释他比较忙所以我应该在这段时间学好基础知识。当然是email的形式。然后我就回了一大堆。
大多是些陈述性的汇报,没什么主题。最后又3句话是为了表现实际上是看了不少的相关东西所以产生一些疑问。
前2个问题是学科性的,而第三个问题则是直接从目前实验室做出来的实验结果出发的。
其实前2个是我想问的问题,第3个只是想表示前两个问题不是乱想。

估计了下回信的内容,也就是我希望获得回答的点,然后去做别的事情了。之后收到回信。
非常可笑的是,回信只引用了第3个问题。说这个问题之后会进行讨论,在讨论之前再次仔细分清其中关系吧。

我前2个问题呢?
所以会有很多种“认为”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
仔细想前2个问题,是有些哲学意味的。

我们都知道蛋白-蛋白相互作用很重要,所以要研究它,但是蛋白-蛋白相互作用的重要性在哪里?我们如何应用成果?
有种很简单的回答方式:即使现在不能应用,以后会有用。
这种回答很软。蛋白-蛋白的反应成千上万,找出来一对或者几对就和找biomarker没什么区别,如此研究方式实际上已经慢慢被认为是无意义的。

再进一步,神经科学是研究神经活动,所以研究蛋白-蛋白相互作用实际上是想研究其相互作用之后在生理上产生怎样的变化。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把蛋白-蛋白相互作用与生理反应想联系?

2个问题大概就是在问这种很基础的、理论的。结果被回避了。
我一直认为人完全不需要一直集中精神于他正在做的事情。很简单的道理,观棋者不语,当局者迷。做好一件事情的最好方法不是多么集中注意力于其中,而是想尽方法让自己跳出来看。

只有跳出来看的时候才会发现原来自己在做多么2的一件事。如果沉浸在认真做的过程中对此“2”是浑然不知的。

我提问这些问题的时候几次用一个词来表达“significance”,但是被忽略。

我觉得现在世界的科学界走进一个比较奇怪的圈子。那些成功的没走进圈子的人,全跑去创业了。
无论是研究、发明。它有特定的过程。比如说,爱迪生发明电灯,测试了上千次,终于成功了。比如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提出之后过了6年才被天文观察验证。比如孟德尔的豌豆杂交,他是觉得这个现象很奇怪,所以跑去种地。比如袁隆平,他知道杂交能够改善基因,所以也去种地。比如乔布斯,做一个项目是想出来了结果,再去做。
所以这个过程是一种固定的:理论->实验->修改理论->成果

那么我们拿“偶然”创新的例子来说。青霉素,发现某培养皿出现奇特现象,研究。
这里实际上是发现了问题,所以去研究问题。即使是偶然发生的事件,但是他抓住了事件。而更多的偶然事件被忽略了或者是经过研究并没有发现特点。

所以做研究显然不能依靠“偶然”。
获得必然成果的方法就只能是理论->实验->修改理论->成果的这种模式。

如果都不能估计做这些实验能得到什么大概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去做这种实验?
理论能够建立研究的目的,没有目的的研究是无意义的。所以论文也看不出什么意义,依然可以发到高分的杂志。但依旧是没有意义的。一个现实结果,但是个哲学问题。
所以说,温故知新。这个在学术界用review来表示。
其实大多review都是很好的,能启发人。
可是research article更多的是坑爹玩意,费了许多劲终于差不多读懂了,就是经过一系列实验,最后估计两种蛋白似乎是相互作用的,所以它们有联系。这一点我已经吐槽了无数遍。

泥马。我也会说,人养狗,人和狗住一起,所以人和狗有密切联系。至少我还会说,人和狗在一起能缓解孤独,陶冶情趣,学会照顾。
那么求解释两个分子在一起发生了些什么?

且称这一类的研究方法为“实验研究者”。

 

更坑的是作假。这种事情我表示完全理解,谁都得为了生存想办法。但是从研究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就很严重。

有篇文章列了一个表,表示不同领域对研究成果的积极性的要去程度,即对“阳性结果”的要求。
航天科学最低,70%。接下来是地球科学,环境科学,动植物学,计算机,物理学…… 最高的依次是心理学、材料学、药理毒理学、临床药理、生理生化。
原文看这里http://www.nature.com/polopoly_fs/1.10634!/menu/main/topColumns/topLeftColumn/pdf/485298a.pdf
或者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636301&uk=2349083647

要阳性结果越多,就可以认为人为因素较多。其实能看出来,越是处于求知过程的学科,对“阳性结果”的要求就相对较低。越是能“创造利益”的学科,对“阳性结果”的要求就越高。

所以这种研究,许许多多都被发现无法重复。

 

那么,从实验角度入手的研究方法只能产生偶然创新。
而从理论角度入手的研究方法尽管可以产生必然创新,但是在被假的研究充满的环境里,即使你的研究是可重复的,也会被首先抱以怀疑态度,因为你做出来结果的环境,不一定是每个人都有的环境,也许他们只有机会通过阅读和思考来判断。

陷入如此的境地不是很可怕的事情吗?

 

通过这封电子邮件,暂时的确定了一些事情。实验室的研究方式肯定是从实验角度入手的。这一点我个人不认同,而目前教授也没有能够给出合理的解释。不过环境如此只能想办法达到一个和谐状态。

我做事情一直都是这样的原则。未明意义的事情一概不做或者不努力做。
又拿一些老师的教导来举例。命题“努力学习然后考上名牌大学”。这是个目的,但这又不是目的。因为“学习”的目的和“考上名牌大学”这个行为是没有逻辑关系的。这个命题本身就是驴唇不对马嘴的。所以“考上名牌大学”是被偷换概念于原本“学习的目的”之上的。

我记得高中化学课时候我在读一本网上盛传的小册子“原子弹制造方法”。然后化学老师拿起来看了看很讽刺的说了半天。这种事情落到当时已经想通很多事情的我身上是无关紧要的,我甚至直接无视,该干嘛干嘛,不过这件事情还是给了我很深的印象。
但是如果落到一个老实的学生身上,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就被抹杀了一种业余爱好。尽管说“原子弹制造”这种事情有点莫名其妙,不过随便换一本书呢。也许是个作家,也许是个漫画家,也许是个哲学家,就被老师这么几句讽刺扼杀掉,多么可惜。

传道授业解惑。“道”要传,所以要教、监督学生在意识形态上的东西。而授业,术业有专攻。要教他自己的知识,至于学生到底学的什么东西,是不应该监督和管制的。至于解惑一点,我认为这是儒家思想作祟。用谦虚的说法和现代的词是“互相探讨”。“惑”是解不开的,只有探讨才有可能能解。

在这一点上我就很欣赏初中的语文老师和高中的物理老师。
很多人都认为她们上课胡扯一顿然后下课了。其实她们深深的理解老师要做的事情。
她们实际上在传授她们理解社会的“道”,教会我们认识和理解世界的方法。至于那点知识,自己学学也是能会的。

在大学里无幸遇到这样的老师。后来连课都不曾上。

 

realize the significance而不是know the importance。体会而不是了解。
否则潜意识完全不会去做。

“专注”是为了调整“潜意识”去做事,而一旦“潜意识”动起来,就“跳出来”去检视做的事,根据状况调整。

我似乎从来没有把“考上大学”、“大学毕业”、“考上研究生”或者“研究生毕业”当作个事儿。
不过这次觉得“博士毕业”还真是个事儿,所以还蛮有意思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