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不太容易找到奶粉这种东西。突然想起了三鹿,跑去回顾了下这事件。
一直奇怪为什么三鹿会在瞬间倒塌。

当年忘记了在忙于什么,只是感觉这件事情是朝廷一手主导的,所以没想什么。对喝的东西我都比较随意。生活费里面估计有1/3都用于各种饮料,所以牛奶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有时候一个月一袋都没喝,有时候3天就喝一箱。针对性的投毒这种事情也难以发生在我身上,因为都是买来的水,很快就喝完,即使是烧水,不新鲜的也不太愿意喝,一直觉得我们宿舍的饮水机我没怎么用过。这种习惯来了日本我竟然依然保存着,一个月里真有将近1/3的饮食花销用于饮品。

所以现在去查一些事情,也许没有当时能查到的资料多,但是也能了解不少。
记得在医大每年中秋节发一袋三聚氰胺和一块月饼,事件后就发一袋牛奶和一块月饼了。

按照我的现在的观点,感觉政府在早期的态度是比较中立的。

事件的核心问题在于发生这事情之后企业的危机处理不当。三鹿的领导层低估了网络的传播能力,没有跟上时代的脚步。

我觉得这个危机的处理方式非常让旁观者愤怒:三鹿在得知三聚氰胺被检出之后处理的方法是用低量换高量用微量换低量的方式去换货。不但换货的流程缓慢,而且这样的方式完全避免不了抽检被检出。
这样做就像上课时候老师刚说了手机关掉没多久,你的手机就小声的响起来了一样。这事情不在于声大声小,而在于有没有。

作为企业领导层,不能去抱怨这事情也许是某个竞争对手策划的阴谋。事情就是这么来了,一个企业就必须要处理好。正确的处理方法应该是:立刻召回所有货物,停产检验,不合格产品公开销毁,多家检验机构的报告公开放出来,货物重新上架。错误的估算得与失,最后是企业破产,领导蹲监狱的后果。

采取不道歉,装傻,推卸责任的办法,无论如何政府也是不会再维护它的,百亿企业瞬间崩塌。牵连了不少市里面的领导,他们有错吗?也不是完全没有,为什么牵连到他,也许是因为他们一样的采取三鹿的方式,摸压推;也许是他们护着三鹿意识不到事态的严重性;也许更简单,就是他们不作为。

没有危机的时候各司其职,做好日常性工作的能力其实谁都能学会。难就难在危机处理上,出了事件怎么处理能更妥善是分辨人的能力的关键。作为领导,平常没个态度是无所谓的事情,但是出了事故,态度必须要明确,立场必须坚定。正确的、错误的;认为是过失还是失误;支持的、否定的,等等,这个队得站好。也许在这时候站错队在当时被误解,但是时候会被理解。如果不站队或者站的不清不楚,只会被认为不作为。

其实一个企业,做成功,自身亮点是必须的,但是机遇却也是最必要的。恰好那么几个有能力的人碰到一起合作,恰好做了什么赶上了一个机遇,成就了企业。

想维持长久,却是更难的事情,人会老,思想会僵化,而时代在进步,事件依然在发生,不能很好的应对,就被自然法则掉了。

因果关系的联系很微妙,时刻都在变化,领导人洞察力是否足够观察到是能否继续生存的关键。

 

道家的几本著作讲的好像很微妙,我认为其本质实在教授那些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这些因果关系。所以这种书字上的意思不是书的意思,那不是意思,那是种思维方式。事件的发生甚至与自然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就看怎么去体会。

 

听答辩,思考一些问题,自己研究时候应该注意。

献血alt标准
alt一直作为一个诊断指标,似乎对其本身不良作用的所知不多。可查到叙述有乏力,恶心,头晕等。
论文目的是想倡导提高alt的标准值,但是却不能否定alt升高带来的危害。因为alt升高的原因过于复杂。国外有取消此标准的,却不能指出较适合在中国取消比指标的理由。
回答经常所答非所问。

——————–分割线———————

过敏性紫癫对心脏的影响
实验设计像是临床研究,不像是流行病研究。只简单的用了像发病率患病率等几个基本指标,并没有对病因,影响因素和趋势等做研究。
过多的叙述治疗方法和预后,却没有对不同治疗方法产生的后果做比较。
研究过于分散,有关该疾病的多个环节都有研究,但感觉上研究没有核心思想,看了半天看不出所以然。
论文整体看起来像是没有做研究而是把多篇文章拼凑的。
论文题目是有关疾病对心脏的影响,却没有明确的描述为什么要选择该疾病对心脏影响的研究。开题立意不清,目的不那么明确。

评委提问与建议。立意。论文结论不是经该论文研究得出的结论。统计方法有问题,样本量小。研究没有紧贴流行病概念。

———————分割线———————

气象因素与呼吸道传染病
研究基本听不很懂。
没说所谓“气象因素”是如何转化成数据的。气象因素是个复杂的指标,仅简单转化成平均风速有些过于简化了。
整体上有个问题就是论文为了研究气象因素的影响,结果研究了半天发现影响并不是很大。但是结论又想说应重视气象因素的影响。这很纠结很挣扎啊。
研究有一部分是对发病率做预测,结果用的并不是气象因素,而是综合因素。也没有分别用气象因素和综合因素做对比。研究内容和目的不相应。

评委提问与建议。
流行病三个环节,缺一不可,但研究只研究了传播途径。且没有排除其他因素的干扰。

———————–分割线————————

生活习惯病与干预之间关系
一个好题。
研究设计中有对照组和干预组,比较资料时候只比较了干预前后的差异没有两组间的比较,这个在选择研究方法时候需要考虑。

———————–分割线————————

最后这个讲了几句我就困死了,各种看微博什么的,清醒过来仔细一想,原来她在念幻灯片。
一定要避免这种行为。
不讲ppt上的内容可以,点重点讲也好。关键是不要照着念呀姐。听完了耳朵都疼了,研究再好也没用呢。
研究社区性肺炎什么的。
基本不想找什么问题。
和前一人的差别在于前者整体思路是清晰的,大问题也不多。后者完全不知道研究的啥,所以评委只好拿着论文去提问。论文内容我是看不到的……

———————-上午结束———————-

主要问题是1.要紧贴流行病概念;2.研究对象和方法一定要明确,不能各种混乱瞎研究一堆出个结论,该分析趋势的分析趋势该对比的对比,不能省不能差。3.回答提问要先理解问题问的是什么,为什么会如此问。

写论文也有个旁观者清的状况。写论文的可能有些内容不能很好的表达出来,需要与他人交流去发现他人不解的地方以便在文中有描述。

———————–下午————————
下午是全日制研究生答辩,大问题不像上午那么明显。

北京朝阳男男性行为与性传播疾病关系
评委提问与建议
好研究方向,但研究难度大,队列研究好,不容易做。
用召集志愿者的方式。此处获得数据有偏倚。
cox回归和logical回归分析的区别。

主要围绕在为什么做,用什么方法做,做得的结论是什么,分析方法存在什么问题。

——————–分割线————————

乙肝病毒感染与基因多样性的一些研究
讲起来太专业了点。

问题是研究分了3部分,但是在表述时候没有分开层次,结构混乱,不知道论文的逻辑是如何的。
基因与感染hbv的关系,基因与肝癌患病的关系。
内容插入了过多吸烟饮酒的东西。
hbv感染与吸烟饮酒并不是直接关系。吸烟饮酒降低病毒清除能力,应是与肝癌相关性较大,与感染相关和基因水平的原因不是一回事。

题设立意好不好和写出来好不好是两回事。
设计饮酒,吸烟强度的量化数据

——————–分割线————————

去泛素化酶一些分子水平研究
选择了一个位点用不同组对比。但是个体基因序列各不相同,只用一个位点分析差异不能表明该位点确为影响因素。
研究是分子生物学研究不像是流行病的分子水平研究

———————-博士论文——————-

污水与肿瘤
研究石家庄地区。条理清晰,实验设计紧密围绕着目的。使用多种实验方法。
和前面比较起来真心是博士论文。尽管研究内容还是有点简单了。

评委彭伟 段相林 袁聚祥

记得初中数学老师讲,一个军队过桥时司令为显军容,命令正步前进,结果走到一半桥塌了。
物理学有个名词来形容这个现象,共振。与这个词关系较密切的词,是频率。文艺一点,就成了节奏。
一个人是否喜欢一件事,一个工作,一个人,或者说是否相适应,大多取决于两者的节奏。
拿工作来说,有朝九晚五那种悠长持久的类似日常行政事务,有紧张且较被动例如医生这样的工作,有自己掌握大多主动性松紧却又不能完全自主的像各种商业活动,也有极限运动职业选手那种长期精神紧张的工作,更有什么都较随意但需要自控力较好的soho。体力的,脑力的,相结合的。各种,决定了一个工作的节奏。
让一个工作狂去做行政助理肯定不是好办法,因为事情处理完了无所事事不是这种人可以忍受的。
同样让一个喜欢悠闲生活的人去搞商业活动也不是合适的。
同一种工作不同科室需求又不同。拿医生来说,icu需要的素质和康复科需要的素质显然是不一样的。
有时候自己是什么样的节奏自己可能并不那么了解。在理性上无论多么坚持自己应该是怎样怎样的节奏,可是到了工作上,发现有诸多不适应。而另一人明显觉得不适合却做起来得心应手。
不是智商,不是情商,是固有频率。

节奏不仅包含心理压力,工作强度和频率。也包含着不同的责任心和观察力。不愿承担很大责任的人和勇于担负责任的人可工作的岗位是不同的。把一个乐于出头的人放在一个淡定的位置会让他感到无聊,厌烦,没有掌控感。把不愿承担责任的人放在责任重大的位置上会放大本来的精神压力,造成工作失误。

两个人能否成为朋友,往往取决于共同爱好。比如压马路这件事情,有的人就体会得了其中乐趣,有的人却常常认为这只是在寻找一件可做事情的过程而完全不认为压马路也是一件可做的事情。用新概念某篇课文的话,压马路的心情应该是just like walking on the road and doing nothing at all.
有形容朋友的网络文章说朋友就是在一起时候什么话都不说也不觉得尴尬。这应该只是一种朋友之间的相处方式吧。
有时候发现2个人完全没有共同爱好却也是好朋友,此时体现出来的可能就是整个人节奏之间的相谐。没有实际的共同爱好,却在某一层面上有共同认知,也许可以说是价值观,记得这个有个词形容,神交。

人不是物,物的固有频率基本不变,人的话,会被环境影响,有所改变。但大致方向是变不了的,或许基因决定,或许小时候的生活环境造就,然后受到巨大刺激也会产生改变。这个就不知道了。

集体是节奏的集合,同时又有它的节奏。
拿wow的一些事情说。大有服务器,中有公会,小有团队。
团队有职业团队,专业团队,休闲团队,路人团队。
在游戏里,团队的作用无非是推倒boss。如果单拿这一点来说,自然是职业团队普遍做得最好。专业团队可能有少量超越职业团队的表现,而平均水平不如职业团队。
休闲团队更多是由现实生活的上班族组成,为了游戏乐趣组成团队,晚上或者周末大家聚聚聊聊天在游戏中一起找点事情做。
路人团队则是朋友很少或者暂时找不到在线的朋友而临时组织起来的团队,谁也不认识谁,或者只有几人相互认识。

一个团队要有较明确的定位才能生存下去。因为不同团队的目的并不完全一致的。
职业团队队友之间的关系更像工作伙伴,都是同事,用同事相处的办法,工作上合作,私人事务基本互不相干,唯一目的就是推倒boss,所以对队员的要求就是优胜劣汰。
专业团队也有着同职业团队一样的目的,但不会说谁因为做错了什么事情倒置被淘汰,团队更多的是想把这个短板也慢慢培养成正常的板,这样团队的队员都是追求在游戏中自我超越的。
休闲团队则是为了乐趣存在,就是一起找点事情做。所以有关进度,是第二位的,乐趣和团结比较重要。
路人团队各人有各人的目的,各取所需,取完拜拜。

那么在处理团队事务上就有了不同点。
其实在进度上最高端的团队管理起来不像其他几种那样的操心。只要安排了,组织了,就ok。
专业团队呢,都是发烧友级别,所以爱好不尽相似,组织稍复杂,总体也是不操心的。
后两者就让人抓狂了。休闲团队成员乐趣不同,除了打掉大家一致同意的boss,剩下的时间就要蛋疼了。几个想打另个副本,几个想做成就,几个想pvp,几个说去睡了。此时很纠结。路人团队则是由于互相不认识不知道水平如何,遇到脾气不好的或者天然呆的各种争吵需要去处理。

这几种团队代表的是模型,不是只有游戏中存在。
比如一个大学的班级就像一个休闲团队,总的来说是和谐的,有着较一致的目的,但除了这个目的之外其他的,各种。如何能让大多数人都在这样的团队得到乐趣,实在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方法管用些的,似乎是从整个团队中组织出专业团队,同时分化出路人团队,然后要防止路人团队的一些不谐因素影响到原本的休闲团队。

现在各种触摸设备,要贴个膜,膜上难免有气泡。团队亦然。
气泡怎么处理,每个人的方式不同。
不能容忍,所以挤来挤去,最后气泡大了。撕开又贴,结果气泡多了。放任不管,结果内心烦躁。最后实在没办法,换膜或者不贴膜。
机器可以不贴膜,团队不能没,只能选择重组。重组之后又重蹈覆辙。
两个靠近的小气泡不如一个大一点的气泡,消灭大气泡时候不免产生新的小气泡,所以凑合凑合算了。实在受不了凑合,solo去吧。

好像有点跑题。说回节奏。
不同的团队的构成不一样,职业团队是以此为职业而成,这是每个人的节奏,也是团队的节奏,所以这样的团队管理起来较容易。专业团队的主要成员大多在现实中是有工作的,有了现实的事务,自然有些不确定因素,但他们对游戏的追求还是相似的,所以团队的节奏和成员的节奏大概相仿,这样的团队的一些事务自然也不难处理。休闲团队则大大不同,可能有各自重要的现实中事情,今天忙这个,明天忙那个,团队没有稳定的节奏,麻烦多了。

如今的生活节奏是因为什么而变得快速,便当?网络和手机应该是较重要的因素。信息流通的加速让生活变快了。然后觉得很不舒服。
记得高中时候还蛮有看各种书的时间。如果这么考虑,也许还有个原因,时间变得琐碎。整块的时间少了。读书不是一项可以随便拿起来看看随手扔掉的事情,至少我受不了被打断。
结果晚上就成了较为享受的时间,整段整段的。

结果早晨各种睡不醒。。。真纠结
找到自己的方式之前,连凑合都不是很愿意,不知道会不会饿死。